一线典型|长在黄河滩上的“黄河人”

咪乐|直播|官网5i   相应地,一些指向性极强的专业,如医疗、建筑、工业工程类学科,应届生的选择余地十分有限,毕业后多选择去对口行业发展。

  10月9日早晨,天空飘着蒙蒙细雨,在利津县北宋镇五庄控导工程现场,又碰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利津黄河河务局宫家管理段副段长黄林健。

  “黄段长,麻烦问一下抢险料物什么时候能运到?”

  “黄段长,咱这工程要再加紧防护,土袋子埝要再加高些……”

  防汛期间,在五庄控导,除了听见黄河的波涛和抢险机械不停运转的轰鸣,大家听到最多的就是黄林健的名字。

  五庄控导段全长2500多米,是黄河入境东营后收窄河道的起点,涌流增速后对两岸坝体冲击很大。作为五庄控导和丁家控导的“掌坝人”,他行动得要更早一些,从中秋假期开始,便一直没有离开,像是长在了黄河滩上一样。二十几天来,制订抢险方案、督促工程抢护措施落实,协调机械和人员、打问土场地址、调运抢险料物、修筑子堰,一项项决策部署,一件件具体工作,都需要黄林健盯紧靠上。

  “黄段长,昨晚你几点睡的?”“昨晚下着雨极易出现险情,我1点多睡的,3点又起来看了看巡夜人员的情况和坝上的情况后又睡了会,早上5点起床一直忙着安排人员、物资、机械,抽空吃了同事帮我买的馅饼。”黄林健回答。“睡不着、不敢睡”成了常态,“吃不上、吃不下”变为经常,但这位铁骨铮铮的黄河汉子仍一如既往背影匆匆、步履不停,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,用不完的精力。

  黄林健的一言一行同事们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“10月2日那天情况紧急,黄段长在丁家控导守了一天一夜,带头抛柳石枕、压柳防冲,而这之前,他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合眼了。”“那天正好是他小儿子的生日,还是嫂子带着孩子到控导上送衣服,他才记起来,当时都没顾得上抱抱孩子,只让我们帮他们一家人照了张相,就赶忙催着嫂子回家了。”“控导工程要24小时有人盯着巡查,每到饭点都是他在工程上守着,让我们先去吃饭,也从不催促大家,直到我们回去交班,他才赶去吃饭,他是我们中间吃饭最晚、饭量最少的那个人。”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,眼里透着敬意,话里满是赞扬。

  连日的操劳,黄林健嗓子哑了,腰疼病犯了,脚底板早就磨起了泡,他却毫不在意。他指着砍下的柳树露出的年轮,感慨地说:“这棵树已经二十多年了,在最需要的时候被抛入黄河。我曾经是一名军人,我的父亲是一名黄河人,我在黄河边长大,在段上也工作了15年。‘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’,我要像这柳树一样,在自己的岗位上站好岗,尽最大的力守护黄河的安澜和百姓的安全。”这不仅是黄林健的心声,更是众多黄河防汛人的承诺。

(记者 王敏 通讯员 燕雪峰 崔慧聪)

责任编辑:李梦瑶

版权与免责声明

①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东营日报、黄河口晚刊、东营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东营日报社所有,东营网拥有东营日报社所属《东营日报》、《黄河口晚刊》、《东营网》的电子信息网络发布、出售与转载权利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东营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② 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东营日报、黄河口晚刊、东营网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来源:东营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。

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及时联系我们处理。

百度